1xbet.com进入,草根足球在生长两个90后球迷搭建了“中乙转播平台”

中国足协的大佬们,在昆明商量起了美好蓝图,而中超版权5年80亿也让人期待着联赛的产业升级。然而,这样的春风,好像还没有吹到中国足球基层的中乙联赛。

过去的一年,1991年出生的谢育鹏与1995年出生的陈嘉鸿二人,用一台DV,一部笔记本电脑转播了福建超越7场中乙主场比赛中的6场,并成功的将低成本转播模式传递给了四川、梅州、山西等兄弟球队的球迷,打造了一个纯民间、纯草根的“中乙转播平台”。

在中国足球资本大发展的成果尚未惠泽到基层联赛之前,为广大球迷远距离关注中乙守住了最后一丝可能。

岁末的一天深夜,中乙球队福建超越的两名死忠——在泉州读书的陈嘉鸿与在福州工作的莆田人谢育鹏在QQ上商量,准备为福建超越队制作一份年终视频特辑,正当二人商量着视频的背景音乐时,陈嘉鸿发现线上的谢育鹏突然没了声音。

几分钟后,谢育鹏将一则新闻截图发给了陈嘉鸿,看到这则消息后,轮到了陈嘉鸿陷入沉默。

用陈嘉鸿的话说,刚知道这则消息的时候,“整个人都是崩溃的”。对于陈、谢二人来说,福建超越队这一福建职业足球“独苗”的出走不仅意味着自己来年在省内将无球可看,自己刚刚摸索出的一套独立的中乙直播技术也将无处施展。

彼此认识之前,陈嘉鸿和谢育鹏各自都是福建足球的铁杆支持者,1991年出生的谢育鹏赶上了厦门蓝狮队在中超最后的辉煌,而1995年出生的陈嘉鸿则是从中甲球队福建骏豪队开始关注国内足球。

谢育鹏回忆,蓝狮和骏豪的比赛厦门电视台和福建电视台都会转播,但是当时的网络直播技术并不是很发达,在外地的福建人如果收不到福建体育台,几乎没有机会看到比赛的转播。

为此,网名AJJ的谢育鹏就经常将网络上的比赛资源扒下来,存到网盘发布到贴吧里,供外地的福建球迷下载。

在贴吧里,AJJ结识了同样上传骏豪队比赛资源的陈嘉鸿。正在上高一的陈嘉鸿通过数据线和采集卡,把家里电视机顶盒的信号转录到电脑上,以最快的方式把比赛直播录像分享给贴吧里的网友。

三年后,福建足球版图发生巨变,骏豪改名永昌远走石家庄,陈嘉鸿发现,福建职业足球唯一的独苗、中乙球队福建超越队的主场就在离自己几十公里外的晋江。

由于成本等问题,晋江、泉州和福建各级别的电视台都不转播中乙比赛。曾经通过机顶盒转录球赛、用互联网直播平台直播过游戏比赛的陈嘉鸿突发奇想:能不能用转播实况足球的方式转播中乙比赛呢?

2015年的中乙赛季从4月份开始,谢育鹏在3月自费3000块购买了一台索尼的DV,并且配备了两块大容量电池。陈嘉鸿则贡献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、视频采集卡、一条耳麦和两条数据线。

就这样加在一起不足1万块的设备组合,成就了福建超越史上第一场面向全网络的比赛直播。

“我们用三脚架把机器架起来,通过数据线和采集卡转到电脑上,再用游戏直播平台把信号转出去”,陈嘉鸿回忆。

“那场比赛全场就来了不到1000个球迷,我们在网上的收视则超过1000人”。由于没有网线G信号完成了转播,一共90分钟的比赛,他们共消耗了1G多的流量。

事实上,上赛季中甲哈尔滨毅腾的一场客场比赛中,就曾出现哈尔滨球迷自费众筹转播的情况,但由于版权问题被中国足协叫停。

中乙的环境则比中甲宽松许多,球赛直播版权在球队手里,只要俱乐部同意,球迷就可以利用互联网技术直播比赛。

初战告捷后,俱乐部也在第二场比赛开始为二人提供了网络专线,让二人更稳定的直播比赛,后来有派专人辅助二人转播。

整个一年下来,福建超越队7个主场中,陈、谢二人只是因为个人原因和台风原因停播了一场。赛季结束后,二人将自己的团队称呼为“星火电视台”。

而实际上,在赛季尚未结束时,他们自费直播中乙比赛的模式就已经星火燎原,传到了中国其他的几个中乙城市,并形成了一个“中乙直播联盟”。

在福建超越队第三个主场开始,星火电视台开始使用高清信号进行直播。陈嘉鸿发现,那场比赛的观众数几乎到了3000,是他们直播以来的观众人数最多的一次。

“我们已经尽力把技术流程设计成最简单的模式了,但是毕竟是个直播,还是需要一定的技术门槛”,谢育鹏表示。

在其他队比赛的时候,他和陈嘉鸿也不能闲着,一直要为兄弟球迷提供技术支持。陈嘉鸿对此也表示理解:“我们自己转播的时候都经常出问题,更何况是他们了。”

在陈嘉鸿记忆中,有一次直播前发现采集卡的插口坏了,马上冒雨打一辆摩的找到电器五金行焊上,勉强没有错过比赛。自此之后他们所有的重要转播零件都要准备双份,以免再次遇到紧急的情况。

现在打开安卓手机的应用商店,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“中乙直播”的APP,是将陈、谢二人在全国各地的“徒弟”们全部整合在一起的视频转播平台。

中乙结束之后,陈嘉鸿一直想如何通过最小的成本增加机位,做到像电视台那样可以及时回放进球和慢动作,他还还想将球员赛场上的奔跑距离、活动区域等技术统计放进比赛转播中,提升整体转播的质量。

虽然中乙之后,有不少业余联赛和球迷约战都请他们二位过去转播,并提供一些补贴。但相较之下,他们二人还是更愿意转播福建的职业联赛。

“我们没想过用这件事赚钱,或者赚名声,我们只是想把这个技术锻炼成熟,并且传播出去,从骨子里说,支撑我们做这件事的原因还是对足球的热爱吧。”

当得知超越队即将转卖之后,陈嘉鸿给小草打了个电话,让他暂时放下APP和网站的维护,专心准备中考。而他和谢育鹏在转播业余联赛之外,还是希望能有个主队支持。

不过超越队转让的唯一好消息是,此次转让只有一线两只球队还保留在福建,为福建职业足球留下最后的香火。

谢育鹏听说,福建省和福州市的足协也在积极寻找成立职业队的可能,在下一个职业队出现之前,陈嘉鸿和谢育鹏打算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,能转播的比赛先转好,把技术锤炼到位。

“不过超越队年终集锦就再说吧,做不做我还得再想想。队伍卖了后球迷都很伤心,我们就不再撒盐了吧。”陈嘉鸿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